背景描述:

2020年05月,國內有立委提出擬針對高糖、高熱量的食物課徵「肥胖稅」,因此在國內開啟了一系列關於徵稅是否能有效降低肥胖的討論。

事實上,自2011年丹麥啟動肥胖稅後,國際上已有許多國家相繼施行含糖飲料稅(Sugary drink tax)、垃圾食物稅(junk food tax)、汽水稅(soda tax)、肥胖稅(fat tax)或罪惡稅(sin tax)。同時,世界衛生組織(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WHO)也曾於2016年發佈《Fiscal policies for diet and the prevention of noncommunicable diseases》報告,指出提高含糖飲料的售價,能降低消費量並改善肥胖、糖尿病及蛀牙。然各國相繼實施後,對於肥胖稅的實際成效褒貶不一,相關的討論與研究亦持續至今。

在討論完《醣分類》、《糖成癮》,以及《肥胖稅》後,最後專家進一步說明含糖飲料對人體健康的影響,以及不同年齡層攝食含糖飲料的風險。

2020年08月12日
中國醫藥大學營養學系助理教授 黃怡真

攝取過多的糖類,會有較高的肥胖、高血壓、代謝症候群、糖尿病,以及心血管疾病等風險。同時在動物實驗中也發現,早期曝露在高糖環境下,會影響之後認知、記憶及空間判斷等功能。[1] 另有一項介入性研究(Intervention Study)為測試長期飲用含糖飲料對於體組成的影響,分別給予47名體重過重的受試者,每日1公升的飲料,分別為:可樂(regular cola)、等熱量半脫脂牛奶(isocaloric semiskim milk)、低卡可樂(aspartame-sweetened diet cola)或水分,6個月後比較受試者的肝臟、肌肉及內臟脂肪量。研究發現,飲用普通可樂的受試者,雖然瘦體組織量未有明顯改變,但肝臟、骨骼肌及內臟的脂肪均較其他三組高。[2] 在動物實驗中同樣可發現,餵食蔗糖的大鼠比起餵食澱粉的大鼠,瘦體組織量減少的幅度較大,且發炎反應及氧化壓力[3] 有增加的現象。[4] 顯示糖攝取可能影響身體的組成。

回到國內狀況,在分析臺灣國民營養健康狀況變遷調查(Nutrition and Health Survey in Taiwan, NAHSIT)中的「2001-2002年國小學童國民營養健康狀況變遷調查」、「2010年國中國民營養健康狀況變遷調查」、「2011年高中國民營養健康狀況變遷調查」三個年代資料庫,以24小時飲食回憶收集飲食攝取資料,結果發現在有攝取含糖飲料的兒童及青少年中,其每日含糖飲料攝取量佔總熱量超過超過世界衛生組織(WHO)於2015年提出的10%建議量。[5]

圖二、含糖飲料攝取熱量佔總熱量百分比平均值[6]

同時以橫斷面研究(cross-sectional study)設計[7] 分析國內兒童及青少年的含糖飲料攝取量與骨密度、在校學習表現之相關性。研究結果顯示,含糖飲料與骨質健康的相關性不顯著,一方面可能和兒童及青少年尚在發育階段有關;另一方面則可能因為我國含糖飲料的來源與國外不同,大多以茶飲為主。[8] 在學習表現上,透過導師填寫的情緒障礙量表,[9] 可發現每天攝食含糖飲料的國小學童,相較於未攝取者,在無能力學習、不快樂或沮喪、不當行為、社會失調及不利影響、整體表現差等面向有較高的風險;而每天攝食含糖飲料的國高中生,則有較高的不當行為與社會失調風險。[10]

事實上,不只是含糖飲料,只要攝取過多的含糖食物,皆會間接排擠其他高營養密度食物的攝取,進而降低營養素攝取量。[11] 並且每個年齡層的健康風險議題不同,因此攝取含糖飲料的風險也不盡相同。兒童與青少年的風險在於認知發展與肥胖;中年人則是肥胖延伸的慢性病,例如高血壓、糖尿病等;而老年人為肌少症與死亡的風險。總括來說,依照目前的研究結果顯示,雖仍無法證實含糖飲料與肌肉、骨骼密度與學習表現的因果關係,但仍可以看出含糖飲料與學童學習表現有相關性。

註釋:

[1] 參考資料:Noble, E. E., Hsu, T. M., Liang, J., & Kanoski, S. E. (2019). Early-life sugar consumption has long-term negative effects on memory function in male rats. Nutritional Neuroscience, 22(4), 273-283. ; Reichelt, A. C., Killcross, S., Hambly, L. D., Morris, M. J., & Westbrook, R. F. (2015). Impact of adolescent sucrose access on cognitive control, recognition memory, and parvalbumin immunoreactivity. Learning & Memory, 22(4), 215-224.

[2] 參考資料:Maersk, M., Belza, A., Stødkilde-Jørgensen, H., Ringgaard, S., Chabanova, E., Thomsen, H., ... & Richelsen, B. (2012). Sucrose-sweetened beverages increase fat storage in the liver, muscle, and visceral fat depot: a 6-mo randomized intervention study. The American Journal of Clinical Nutrition, 95(2), 283-289.

[3] 發炎反應及氧化壓力與老年人的肌少症有關,所謂「肌少症」根據屏東縣政府衛生局《認識肌少症》的資料顯示,肌少症的特徵是持續且全身普遍的骨骼肌重量及功能減少。

[4] 參考資料:Gatineau, E., Savary-Auzeloux, I., Migné, C., Polakof, S., Dardevet, D., & Mosoni, L. (2015). Chronic intake of sucrose accelerates sarcopenia in older male rats through alterations in insulin sensitivity and muscle protein synthesis. The Journal of Nutrition, 145(5), 923-930.

[5] 世界衛生組織於2015年提出成人及兒童每日游離糖攝取量應低於總熱量10%的建議(約200卡以下,每日50公克)。

[6] 資料來源:游鈞淇(2019)。臺灣國小及國高中學生含糖飲料攝取與營養狀況、在校表現及骨質健康之相關。中國醫藥大學,臺中市。

[7] 根據國家教育研究院《橫斷面研究》的資料顯示:「橫斷面研究意指在同一段時間內,觀察或實驗比較同一個年齡層或不同年齡層的受試者之心理或生理發展狀況」。例如,當下詢問受訪者過去24小時/1個月的飲食狀況(攝取頻率),以及受訪者當時的健康狀況。此種方式由於暴露(exposure)與出象(outcome)資料的收集在同一時間點,無法得知因果時序性,因此僅可知道兩者之間的相關性,較無法推論因果關係。

[8] 國外的含糖飲料來源主要以碳酸飲料為主,碳酸飲料中含有較高的磷,會抑制人體鈣的吸收。

[9] 由導師以情緒障礙量表(共計52題)來評估該名學生的在校表現。

[10] 參考資料:同註6。

[11] 參考資料:Leung, C. W., DiMatteo, S. G., Gosliner, W. A., & Ritchie, L. D. (2018). Sugar-sweetened beverage and water intake in relation to diet quality in US Children. American Journal of Preventive Medicine, 54(3), 394-402.; Libuda, L., Alexy, U., Buyken, A. E., Sichert-Hellert, W., Stehle, P., & Kersting, M. (2009). Consumption of sugar-sweetened beverages and its association with nutrient intakes and diet quality in German children and adolescents. British Journal of Nutrition, 101(10), 1549-1557.

版權聲明

本文歡迎媒體轉載使用,惟需附上資料來源,請註明新興科技媒體中心。
若有採訪需求或其他合作事宜,請聯絡媒體公關:

曾雨涵

haharain331@rsprc.ntu.edu.tw
02-3366-3366#559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