譯者/蔣維倫

議題背景:

受關注的新型冠狀病毒/SARS-CoV-2變異株-B.1.1.529,已被世界衛生組織正式命名為Omicron。以下為澳洲專家對此的看法。

※本文及專家回應翻譯自澳洲科學媒體中心:EXPERT REACTION: Omicron, new variant of concern

專家怎麼說?

黛博拉·克羅默(Deborah Cromer)博士
新南威爾斯大學,柯比學院,傳染流行病和政策分析組組長

新變異株的出現儘管讓人不安,但這並非令人感到意外。病毒持續地突變、展現新的形式。而現存的免疫力對抗新變異株的能力,將是決定此新興變異株影響力的關鍵。科學家現在需要快速地使用已建立好的實驗室方法,去評估已接種過疫苗的人,其免疫力對抗Omicron的程度。然後我們就能建立起免疫力和疫苗功效之間的關係,進而預測現行疫苗對抗Omicron的能力;以及了解此新變異株、將對於我們對抗新型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的道路上,會產生多大的影響。封鎖邊境也許會留給我們時間來蒐集數據、回答這些問題;然而,如同我們之前看到原始株病毒、Delta變異株的出現一樣,病毒終究會找到方法跨越障礙。而歸根究柢,這都得取決於我們現在已有的免疫力,其對抗新變異株的程度。

最後更新時間:2021/11/27 晚間10:45
利益衝突聲明:無衝突

桑賈雅·塞納納亞克(Sanjaya Senanayake)副教授,是一名傳染病學專家,於澳洲國立大學教授醫學

並非所有的新型冠狀病毒的變異株都會引起麻煩。例如:Lambda和Mu 並未在全球範圍裡流行。所以,Omicron此一新變異株,也可能會失敗。但,在有限、可被觀察到的感染案例裡,Omicron變異株在突變方面上令人感到不安。它擁有非常多的突變、比我們以往發現的變異株更多。並且這些突變,許多分布在棘蛋白和受體結合區域。並且有些突變,能增加變異株病毒的傳播力,而其它突變,能幫助病毒從免疫系統中脫逃:這些特性組合起來、令人擔憂。

談到人類的生活行為,世界衛生組織認為相較於其他令人擔憂的變異株,Omicron更增加了再感染的風險。此外,世界衛生組織表示,Omicron病例的增長速度,比過往變異株的感染曲線更快,因此推測它的傳染力可能更勝於Delta。此推測有局限性,因為目前仍處於此變異株的早期發現階段,仍有賴時間告訴我們,此初期發展的趨勢是否能持續。而我們也需要時間去確定現行疫苗對抗Omicron的的有效性,這包含實際觀察病例數的變化和實驗室的數據。

Omicron被發現在一個完整疫苗接種率僅有25%的國家 (南非),而這個國家所處的大陸,居住其上之12億人口,僅有10%只接種一劑疫苗。這對於已發展國家,是另一強烈的提醒;當我們談到新型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和疫苗接種時,我們必須保持著無私的心態,以確保全世界及時地接種疫苗。

對來自Omicron被發現的非洲國家旅客,做入境的限制,是假設該變異株尚未在其他國家流行。但在其他國家都還沒透過基因定序的方式、搜尋此變異株之前,這是個極大的假設。請注意,已經有兩個來自香港的Omicron確診者被發現,而其中一名病例來自加拿大。

最後更新時間:2021/11/27 晚間8:05
利益衝突聲明:無衝突

維諾德·巴拉蘇布拉馬尼亞姆(Vinod Balasubramaniam)博士是病毒學家,任教於蒙納許大學 (馬來西亞分校)的杰弗裡·謝 醫學與健康科學學院

它在那裡被發現的?

B.1.1.529變異株,於2021年11月24日、首次由南非報告給世界衛生組織。南非的新型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的流行病趨勢變化(新增病例趨勢)有3個明顯的高峰,最近一個高峰是由Delta變異株的大流行所導致。近幾週,COVID-19疾病的傳染新病例急遽增加,其數值變化和我們檢測到B.1.1.529變異株的趨勢相吻合。

第一個已知的B.1.1.529確診者的檢體,在2021/11/09被收集。此變異株擁有非常多的突變,這其中有些令人擔憂。初步證據推論,和其他高關注變異株相比,此變異株引起的再感染之風險增加。此變異株所引起的病例數,在南非的所有省份都有增加。現行的新型冠病毒聚合酶連鎖反應測試法(PCR),持續地檢測出此變異株。已有多個實驗室指出,對於此變異株、現行被廣泛使用的一種聚合酶連鎖反應測試法,在3個檢測目標基因裡的其中1個,將無法被檢測到(被稱為S基因丟失,或S基因失敗)。鑑於此特性,該聚合酶連鎖反應測試法可被做為鑑定該變異株的方法之一。擁有此檢測結果特徵的檢體可被初步篩選出,等待進一步的基因定序確認。使用這種方法檢測,我們發現相較於過往的變異株,此新變異株有著更快的傳播速度,因此可推論此變異株可能有著增長、傳播的優勢。

為何它倍受關注?

新變異株B.1.1529來自 B.1.1 譜系,其擁有的突變數量「前所未有」且「非常不尋常」。它在棘蛋白上有32個突變,包括 E484A、K417N和N440K,這些突變和幫助病毒逃避抗體有關。而另一個突變N501Y,似乎能增加病毒進入細胞的能力,進而使病毒更具傳播力。另外需要注意的重要事項是,大多數突變位於棘蛋白的受體結合區域,即疫苗誘發生成的抗體,辨認棘蛋白、並結合的位置。換句話說,新變異株的棘蛋白中,其檢測到的32個突變,將改變棘蛋白結構的形狀,將對於被疫苗所誘導、引發的人體免疫力造成問題。這些突變會使我們的抗體難以識別、認出棘蛋白。因此,抗體就無法有效地中和病毒,之後病毒就能跨越免疫防禦系統,並造成感染。

我們該擔心嗎?

雖然棘蛋白裡的32個突變,是「真正的問題」,因為這些突變,提供了此變異株更好的方法來逃避疫苗所誘發的抗體。但,這不應阻止當前的全球疫苗接種運動,包括加強劑和我們正在使用的「武器」。我們不應該忘記,我們已擁有降低感染風險的「武器」(例如:口罩、社交距離、適當的手部衛生等)。因此,我們的主要目標,應該是堅持現有的衛生習慣,和加快疫苗接種(尤其是弱勢人群),這也包括加強劑的接種計畫,進而減緩病毒傳播。接種新型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疫苗是最強大的保護方式。

疫苗公平,是真正的議題。若不妥善解決,將可能出現更新、更致命的病毒變異株!

每次病毒在人體內繁殖時,就有機會使它突變、出現新的變異株。這是個數字遊戲,它類似隨機過程、擲骰子的遊戲;骰子滾動的次數越多,就越有機會出現新變異株。基本上,這彷彿是個滴答作響、進行中的定時炸彈。阻止新變異株出現的主要方法,就是平等地、全球性的疫苗接種。Omicron的出現,提醒了我們此一目標的重要性。我們必須盡快接種疫苗(尤其是在疫苗接種率落後的國家),以幫助那裡的高風險族群,且同時阻止新的變異株出現。我們不可以忘記,在南非,只有35%的人完全接種了疫苗,使得新變異株開始迅速傳播。有許多因素可能導致病例數增加,包括該國過低的疫苗接種率。

疫苗公平是全球性的問題!如果我們不能快速行動,就會推遲人類脫離疾病大流行的時間,甚至可能會延後數月或數年。衝向終點線的唯一方法,是擁有保護力對抗這些新變異株。在Omicron變異株的例子裡,如前所述,它有著可能導致重大災難的特徵,因為我們對病毒基因的初步觀察發現,與其他變異株相比,Omicron變異株逃脫免疫系統追捕的能力可能更高。我們目前正在深入研究Omicron變異株的致病性、毒性和傳播方式,在未來幾週內,可獲得更清晰的樣貌。 但,各國不能固步自封,冒著另一種變異株 (Omicron) 將帶來類似Delta變異株所造成的破壞風險。我們必須保持警惕並加強控制,在邊境進行測試並密切監測。

最後更新時間:2021/11/27 晚間8:03
利益衝突聲明:無衝突

斯圖爾特·特維爾(Stuart Turville)博士是新南威爾斯大學,柯比研究所的免疫病毒與病原體學程的副教授

我們對於當前變異株的了解,來自對所有其他變異株的研究,而這些研究著眼於預測未來可能出現的變異株

在實驗室中,我們已知道此變異株有三個關鍵領域發生了變化。這隻變異病毒在這些區域(主要是棘蛋白)發生了顯著、明顯的改變:

  1. 受體結合區域的變化。數個突變可增加對受體的結合能力,如:498R和501Y。而其他的變化,將可能降低抗體辨識的能力,如:484
  2. 棘蛋白N端的變化。此突變也可能讓病毒更容易逃避抗體的攻擊
  3. 棘蛋白被弗林蛋白酶裂解位置的變化。例如,681H之突變,將使病毒更有效地和人體細胞融合、進而侵入細胞。而目前我們所知、最合適人體細胞的病毒變異株(Alpha 和 Delta),也都有681的突變。另外值得關注的是,其他圍繞此胺基酸位置的突變,如:679K。已發現這些突變也可能會增加病毒的傳染性。

網站收錄了更多資訊,並附有參考文獻

現在關鍵的議題是-在真實世界裡,這隻變異株將如何傳播?換言之

  1. 它會勝過Delta嗎?
  2. 它有更高的R值(傳染數)嗎?
  3. 它主要將引起突破性感染、還是主要傳染給未接種疫苗的人?
  4. 如果突破性感染頻傳,是否和逃脫抗體的能力有關?
  5. 承3 ,該變異株在這兩群人、也就是有接種和未接種疫苗的族群裡,所引起的重症、死亡率各是多少?
  6. 在兒童族群裡,其感染率、重症率仍然會較低嗎?

現階段裡,目前的病例數都太少,無法解答上述問題。

現階段裡,我們仍不知道,因此需要持續觀察。關閉邊界的政策,只會為某些國家爭取一些時間。在許多情況下,該變異株可能已經存在於社區裡了。實際上,良好的隔離政策是更好的選擇,可以讓我們在沒有社區傳播的情況下研究病毒。在2021年,我們已發展了一套快速的系統,能在一週內、快速地在實驗室研究此類新變異的病毒,最近的一個例子就是Lambda變異株。

最後更新時間:2021/11/27 晚間8:00
利益衝突聲明無衝突

凱瑟琳·貝內特(Catherine Bennett),在迪肯大學健康學院流行病學裡擔任主席

我們尚不清楚Omicron變異株是否對人類構成威脅,但已有足夠的警告信號,以提示我們必須採取行動、進而限制該變異株可能的全球傳播:該變異株擁有更多的突變,且集中在大多數疫苗所針對的棘蛋白區域;並且南非該國快速升高的病例數,和它的出現有關;同時南非也報告了升高的再感染率。

因為南非的疫苗接種率很低,只有24%的人完全接種疫苗,所以我們目前尚不清楚現行疫苗對於Omicron變異株的有效性。該國才剛脫離Delta變異株的流行高峰,但現在報告裡的再感染率升高,相當令人擔憂。而非洲南部的HIV和AIDS比例也很高,這使得科學家理解、分析疫苗誘導,或自然康復後所獲得的免疫力,去對抗感染和抗重症程度上,處於更加複雜的情況。

在我們能更了解此變異株對於澳洲的威脅性之前,比較明智的做法,是採取各種預防措施、防止社區傳播。我們尚未在本土發現Omicron變異株,因此現在應對於曾到過非洲南部的旅客實施限制,以限制、監控所有曾經過該區域的訪客;若他們已經抵達澳洲,則需進行隔離。

各州接受國際旅客入境,須有一致且嚴格的檢測和檢疫標準。此時正是我們需要那些專用設備的時刻。

最後更新時間:2021/11/27 晚間7:57
利益衝突聲明:無衝突

版權聲明

本文歡迎媒體轉載使用,惟需附上資料來源,請註明台灣科技媒體中心。
若有採訪需求或其他合作事宜,請聯絡媒體公關:

曾雨涵

haharain331@rsprc.ntu.edu.tw
02-3366-3366#559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