譯者/林雯菁

議題背景:

英國衛生與社會服務大臣薩吉德.賈偉德( Sajid Javid)已確認在英國發現了兩例 Omicron 變異株確診案例。以下為英國專家對此的看法。

※本文及專家回應翻譯自英國科學媒體中心:expert reaction to two cases of the Omicron variant being detected in the UK, and new measures being introduced in response

專家怎麼說?

2021年11月28日
萊斯特大學名譽副教授/臨床病毒學家陳偉志博士

「之前 alpha 和 delta 變異株就帶我們經歷過這一切了,不過主要差別在於,關於口罩和社交距離有效性的科學證據有所增加。現在科學家們更加相信這些措施確實能有效減少病毒的傳播。

「不過請注意,保護並不是非黑即白的,戴口罩、保持社交距離、加強通風只能降低這些風險,但不能完全消除風險。

「所以,戴口罩或用任何方式把臉遮住(布、外科手術等)總比不戴要好;有一定程度的社交距離總比沒有社交距離好;有通風總比沒有通風好。不同防護措施的組合也比只採單一措施好。例如,如果您可以在公車上打開窗戶(即使只開一點點)、採取梅花座、並戴上口罩,防護效果將比只採取任何一個單一措施來得好。

「顯然,如果餐廳和酒吧要繼續營業,那麼要求民眾在飲食的同時戴著口罩就不切實際。不過,在這種『沒有戴口罩』的環境下被感染,而後將病毒帶回家傳染給他人的風險是必然存在的。

「到目前為止,現有的新冠疫苗在預防 delta 變異株的感染或再感染方面的效果不是那麼好,但預防重症和死亡率的成效倒是很好。

「這使得飯店業持續開放營業,不過我們每天仍有 30,000-50,000 例新的 COVID-19 確診病例,每天有 500-1000 人入院、100-200 人死亡。但我們選擇讓英國承受這樣的感染/發病/死亡率,包括重新開放國際旅行、大型體育和娛樂活動。

「因此關鍵問題是,這個新變異株會改變這種平衡嗎?

「我們目前沒有足夠的資料來評估,所以謹慎行事並重新實施一些限制並不是什麼壞事。與此同時我們會積累更多的數據來進行評估。」

2021年11月28日
傳染病控制退休顧問、前《疫苗實踐》(Vaccines in Practice)編輯、BMA 公共衛生醫學委員會前任主席彼得.英格利許博士

「我在部落格上針對這個主題發表了文章。其中一個是關於新變異株,可以從這裡看到1:從 2021 年 5 月開始:『新變種病毒將成為常態』。我還在另一篇文章2中描述了病毒如何變異和演化,『難道延緩施打第二劑不會促使那些躲過疫苗的突變體進化?』。)

「先讓我們複習一下突變是如何產生的。

「我們看到的大多數植物和動物,以及細菌、真菌和許多病毒,都以著名的雙螺旋形式攜帶它們的遺傳物質。DNA 由兩股扭曲在一起的遺傳物質組成。當細胞分裂時,DNA 被複製。複製過程中出現了一些錯誤,但非常少:DNA 複製具有良好的糾錯機制。這些錯誤會導致複製細胞(『女兒』細胞)的DNA發生變化。除非它們出現在生殖細胞中,否則它們不會影響後代。

「某些病毒以單鏈 RNA 的形式攜帶其遺傳物質。這種類型更容易在病毒複製時出現複製錯誤。冠狀病毒,如導致 Covid-19 的SARS-CoV-2,是一種具有不錯的糾錯機制的RNA病毒,因此它的變異相對緩慢。請注意,這裡的『緩慢』不等於我們平常所認知的『緩慢』;病毒的複製速度非常快,而且數量驚人;它們只是比像人類免疫缺陷病毒(HIV)和流感病毒等某些病毒慢而已。

「流感病毒袖子裡還藏有另一個突變把戲。除了複製錯誤外,它還具有『片段式』的RNA,可以與其他不同的流感病毒交換部分或片段RNA,從而產生新的病毒。我們最擔心的是一種流感病毒,它具有『高致病性禽流感』的致病性(導致嚴重疾病或死亡的能力),這是一種可以殺死大多數鳥類的禽流感,偶爾會感染人類,並有容易引起人與人感染和傳播的能力。

「病毒複製時出現的多數錯誤都會損害新的變異株,這些變異株很快就會消失。然而,有少數複製錯誤卻對病毒有益,使病毒能夠與人體細胞結合地更好(從而引起感染);或增加呼吸道飛沫中的病毒量。當出現更具傳染性的變異株時,隨著時間的推移,它們往往會取代現有的病毒株。例如,delta變異株在很大程度上取代了以前流行的病毒株。

「Omicron變異株具有大量突變:總共有 50 個突變,其中 10 個位於棘蛋白的受體結合域(相較之下Delta變異株的受體結合域上有2個)。程度這麼高的突變表示該變異很可能來自免疫功能低下者的持續感染。

「突變的數量本身並不代表新的變異株會引起任何問題;雖然它可能更易使免疫系統把它看作是不一樣的。如果免疫系統無法認出它,便有可能會出現『免疫逃脫』。即已從先前的 Covid-19 感染中康復、或已接種疫苗的人在擁有免疫力的情況下,因免疫系統無法辨識病毒而生病。

「而且這種新變異株可能更具傳染性,表示對它沒有免疫力的人較難避免被它感染。即使疫苗同樣有效,我們也需要讓更多的人接種疫苗並獲得免疫,以實現對更具傳染性的病毒株的群體免疫。我之前已經討論過這個問題,像是在〈必須有多少人免疫才能出現群體免疫?〉部落格版本在此3

「那麼,我們有多了解Omicron變異株?

「它在非洲南部國家似乎正在迅速增加,這暗示著它比以前的病毒株更具傳染性,或者人們對它的免疫力較低。(巴克萊在這串推特推文中清楚地描述了這將如何發生4。)

「這些非洲南部國家的疫苗接種率相對較低。世界在確保較貧窮國家獲得疫苗接種這方面做得很差,而且它傳播的群體中大多數人都還沒接種疫苗,所以我們不知道病毒在高接種率的人群中會如何表現。接種過兩劑或三劑現有疫苗的人很可能可以受到良好保護,但現有疫苗能提供的保護也有可能很少。我們目前還沒有足夠的訊息可以得知。

「有鑑於所有的不確定性,我們應該採取預防措施。

「NHS已陷入困境。另一波感染潮可能會讓醫療服務超出負荷。我們已經聽說救護車延誤的報告、情況緊急的病人需要等很久才能看到醫生、還有產科服務(行程無法延後的類別)也處於危險程度。我們無法承受另一波確診案例激增的情形。

「要想阻止病毒從一個國家傳播到另一個國家是不可能的;但我們可以採取行動來減緩傳播5。鑑於疫苗可能可以提供一些保護,雖然不能像對以前的變異株一樣提供那麼多保護,但如果我們可以在新的變異株到來之前讓越多人接種越好(兩劑,最好是三劑疫苗)。

「從 2021 年 11 月 26 日星期五中午開始,南非、波札那、賴索托、史瓦帝尼王國、辛巴威和納米比亞皆已被添加到英國的高風險紅色清單中。自週日凌晨 4 點起抵達英國的乘客必須預訂並支付政府核可的隔離飯店設施10天。我擔心的是,如果我們要實施旅行禁令,就應該立即實施,以阻止趕在國門關閉之前入境的人群。我不清楚為什麼沒有立即採取這些行動。

「也有報導稱,有些從這些國家出發的旅客在未經檢測的情況下就被允許搭乘大眾運輸交通工具離開機場。這樣的情形必須停止。

「我們還得體認到,病毒已經在別處散播開來;人們可能會試圖透過旅行到第三國來繞過旅行禁令。該變異株也可能在未被觀察到的情況下一直在傳播,因為目前只對少數確診者的病毒進行基因體定序(雖然現在我們知道,如果你特地去找的話,有一些標記可以使用常規PCR檢測來檢測這個變異株)。

「因此,至少在我們更加了解這個新變異株之前,我們必須再次隔離進入本國的旅客。

「我們對 Covid-19的了解已增加許多,幾乎所有我們學到的都適用於這個新變異株。它是一種空氣傳播病毒,所以我們應該採取措施,減少空氣傳播,事實上,我們應該早就用這個方法控制delta。古達桑尼在推特上6清楚地描述了這些。措施包括:

  • 強制戴口罩:由政府提供高級別(FFP2 或更好)的口罩,以供民眾在所有室內環境和擁擠的室外環境中佩戴。嚴格執行以下規範:更多的檢查員;有電話號碼可供舉報在火車上沒有戴口罩的乘客,以確保沒有戴口罩的乘客在下一站被請下車;現場罰鍰;甚至是使用閉路電視影像來對不戴口罩的人處以罰鍰。
  • 要求良好通風的規定:規定每小時最少換氣次數;最高二氧化碳濃度;在無法充分換氣的情況下使用 HEPA 濾網。
  • 減少人與人之間的接觸。可能的話在家工作;大型聚會的上限。
  • 控制病毒在學校內的傳播:像大多數其他歐洲國家一樣,強制戴口罩、上述改善空氣品質的措施、社交泡泡。
  • 隔離所有接觸者,包括未滿 18 歲者(未滿 18 歲怎能構成不用隔離的理由呢?這一點也不科學!)。
  • 加快推出第三劑接種(如果你非得給它取個名字不可,就是所謂的『追加劑』),並在4-5 個月時接種。
  • 給 12-15 歲的孩子接種第二劑疫苗(以後可能還會接種第三劑)
  • 將疫苗接種範圍擴大到 5-11 歲。

抗病毒藥物

「omicron變異株的突變可能表示疫苗和單株抗體治療可能無法有效發揮作用(但我們目前還無法確定)。

「然而,標準的抗病毒藥物,比如莫努匹拉韋(Molnupiravir ),可能對新變異株和對以前的變異株一樣有效。

「只不過我對它們的價值仍有所保留7。幾乎可以肯定的是,必須很早就投藥才可能有效。這代表著得把藥物提供給身體沒有極度不適的病患,以防止隨後出現嚴重疾病。由於大多數感染 Covid-19 的人不會演變成重症,這表示要向許多不會變重症的人提供抗病毒藥物。這表示這些藥物必須是:

  • 非常便宜,因為必須服用大劑量才能預防重症發生。
  • 非常安全,因為它們將提供給大量患者。當一個小比例出現在一個很大的群體當中,就會變成一個大數字。所以即使副作用比率相對較低,也可能會導致很多人出現副作用。
  • 必須非常容易取得且易於分發,因為它們需要在出現症狀的第一個跡象時就給藥,或者預防性地給予有接觸史的人。

「實作上要做到這一切會很難,而且我認為它們的使用將會侷限於療養院等環境,還有對接觸者進行化學性預防。

追加劑計畫

「加強追加劑計畫是否明智?我認為我們會開始預設完整疫苗注射為三劑,第一劑和第二劑之間的間隔為 8-19 週;第二劑和第三劑之間需要三到六個月的時間;而且可能每年或每隔幾年要再追加後續的劑量。

「每一劑疫苗都會提高抗體濃度;如果抗體可以中和這個新變異株但效果較差,那麼可以預期更高的抗體濃度會帶來更好的效果。此外,額外的『追加劑』劑量可以增強抗體與病毒結合的緊密度,並擴大免疫力來為日後其他變異株提供更好的交叉保護。

「到目前為止,我們對 omicron 和疫苗功效幾乎一無所知。該病毒在南非洲激增,主要是在未接種疫苗的人群中。(群體特性在其他方面也有所不同:結核病和愛滋病患者的發病率較高;許多人從事採礦業;不同的社會經濟因素。)實在很難預測它在接種率較高的人群中會如何表現。

「關於我們對該變異株的了解,以及抗體對它是否有用的研究工作已在進行中89。Omicron 變異株的基因序列將能提供線索。

「透過實驗室的研究,了解感染過Covid-19的患者(自然免疫力)和疫苗誘發免疫力的人,兩者產生的抗體對Omicron的中和能力。

「不過,雖然這些可以讓我們知道該預期些什麼,我們最終仍需要觀察該變異株在不同群體中會如何傳播,尤其是在已具有免疫力的人群中,和疫苗接種率高的人群中。這需要檢測新變異株,並能有效區別它和其他變異株的良好檢測方法。

「如果新變異株真的像跡象表明那樣具有高傳染性,我們就需要更高的疫苗接種率才能實現群體免疫;換句話說,我們不能讓部分人口不接種疫苗。

「也就是說,Delta 變異株傳染性就已經那麼強了,為了降低傳染,我們需要盡快讓更多的人接受完全接種(接種三劑)。

「我們沒有任何理由認為 Omicron 變異株引發的疾病會比以前的變異株更嚴重;但如果它傳染性更高,我們將預期見到更多病例。這表示,不只是會擾亂醫療衛生服務,也會擾亂學校和教育部門。

「在我看來,我們應該已經要為孩子們接種疫苗了; Omicron 為此增加了急迫性。

「mRNA 和載體平台可以非常快速地改變現在所使用的精準抗原。這表示有可能可以在相對短的(幾個月內)時間內,生產為新變異株所訂制抗原的疫苗。

「藥廠一直在研究(包括一些試驗)此類疫苗1011。我不知道 Omicron 變異株的變化是否包含在已開發的疫苗中。」

2021年11月27日
東英吉利大學諾里奇醫學院醫學教授保羅.杭特(Paul Hunter)教授

「關於像是邊境入境要求、增加戴口罩,和隔離接觸者等預防措施,這些是明智的預防措施。雖然無法阻止 Omicron 變異株的傳播,但會減緩其傳播速度,讓我們有時間了解更多關於 Omicron 的訊息,並大大提升追加劑的覆蓋率。鑑於世衛組織於今日表示,有跡象表明 Omicron 與較多再感染有關,我們很有可能會在已接種疫苗的人群中看到更多的突破性感染,因此即使已接種兩劑疫苗者也需要隔離是有道理的。目前最大的不確定性是有多少Omicron可以逃脫疫苗的控制。如果出現大量逃脫,那麼即使採取如 2020 年 3 月那麼嚴格的控制措施也不足以使 R 值降低到 1. 0以下。即使疫苗接種或先前的感染不足以阻止傳播,希望它們仍足以大大降低重症風險。來自南非的一些報告指稱 Omicron 的感染通常是輕微的,所以這大概不是一個無望的希望。追加劑的推廣加上持續高感染率可能會對於降低感染 Omicron的嚴重程度有很大的幫助,但我們還要再過幾個星期才會知道。

「將第二劑和追加劑之間的間隔從 6 個月縮短到 5 個月,不太可能會大幅降低追加劑的保護作用,但可以確定的是這樣做可以在冬天來臨時提升疫苗覆蓋率。我個人的觀點是,將這個差距縮短到 5 個月是正確的做法。就此議題向 JCVI (英國疫苗接種和免疫聯合委員會)尋求緊急意見絕對是恰當的。至於給年幼的兒童接種疫苗這個議題,這方面的證據傾向尚不明朗。我認為新變異株不太可能大大改變 11 歲以下兒童的風險,以至於有必要迅速為該年齡層施打疫苗。至於5 至 11 歲的大多數兒童可能早已感染並康復,其中多數發生在最近,因此接種疫苗的急迫性並沒有那麼高。許多人都認為,現有疫苗最好用於尚未能夠施行大量接種的國家,我同意這樣的看法。現在,風險最大的地區,以及更令人擔憂的變化便位於這些國家。正如世界衛生組織所說:『在每個人都安全之前,沒有人是安全的』。

「omicron 會對抗病毒藥物的使用產生多大影響,很大程度取決於抗病毒藥物。我懷疑地塞米松(dexamethasone)等最有效的療法不會受到 Omicron 的特別影響,因為這種藥物針對的是身體對病毒的反應,而不是病毒本身。抑制病毒複製的藥物,例如最近獲得批准的莫努匹拉韋,可能會促使病毒突變,從而使 Covid 產生抗病毒耐藥性(我們確實在其他病毒上看到了這一現象)。不過在使用這些藥物之前便出現耐藥性會很令人驚訝。因此,我懷疑 Omicron 會對此類抗病毒藥物具更強的抗藥性。但那些基於單株抗體的藥物在對抗這種多重突變病毒的效果可能較差。我個人認為 Omicron 不會讓我們的治療策略有劇烈變化,單株抗體除外,因為它們的有效性可能會降低。」

記者會前評論:

「今天在英國發現兩起 Omicron 變異株感染的報導,並不令人感到特別意外。鑑於我們從非洲南部了解到的狀況,此變異株已經進入我國幾乎已是不可避免了。

「我們對 omicron 仍有很多不了解之處,特別是它是否在本質上更具傳染性,或者該變異株是否可以逃脫免疫控制。另外,我們也不知道感染該變異株的症狀相較於感染其他變異株是更嚴重或更輕微。

「世界衛生組織今日有關於該變異株導致再感染的評論,顯示它確實能夠造成免疫逃脫。但最大的問題是有多少。與 Delta 相比,我們很可能會看到這會進一步降低疫苗的有效性,而不是完全阻止它們。同樣重要的是要記住,針對嚴重疾病的疫苗有效性,通常比感染有效性更高且持續時間更長。這種病毒很可能會導致比以前的變異株更輕的症狀。但若真是這樣,那很有可能是由於現有的免疫力,而不是病毒本身所導致。無論如何,現在要對 Omicron 會引發的症狀嚴重程度和感染的最終結果做出任何判斷還為時過早。

「在我看來 Omicron 開始在英國廣泛傳播開來幾乎是不可避免的,如果真的發生了,那麼我們會看到住院和死亡人數顯著增加嗎?某種程度而言,過去幾個月我們的感染率很高,我們也推出了追加劑疫苗的施打,基於以上事實應該至少可以提供一定程度的保護,至少可以抵禦重症。只不過要判定這是否足以減輕衛生服務的壓力還為時過早。

「然而,即使在接種追加劑後,也需要 7 到 14 天才能產生完全保護。因此,等 Omicron 真的在英國變得普遍才預約施打追加劑,可能會為時已晚,將無法在今年冬天保護您免受任何重症的侵害。

2021年11月27日
卡迪夫大學醫學院傳染病學准教授兼名譽顧問醫師安德魯.弗里曼(Andrew Freedman)醫師

「我們已經知道 Omicron 很容易傳播,即便是在那些已經接種過兩劑疫苗的人群中也是如此。然而,接種疫苗並不能完全防止 Delta 的感染,因此我們需要確定 Omicron 在接種疫苗和未接種疫苗的個體中是否比 Delta 更具傳染性。

「目前還不清楚的還有,現有的疫苗對於可能導致住院和死亡的 Omicron 病毒能提供多少保護力,Omicron棘蛋白中的大量突變表示疫苗對其保護力可能低於其他變異株。

「Delta是目前全球感染最大宗的變異株,我們也不知道由 Omicron 引起的疾病是會比包括 Delta 在內的其他變異株更嚴重,還是更輕。

「這些問題的答案在接下來的幾週內應該會變得更加明朗,只有到時才有可能知道今天宣布的新限制是否足夠,或者其實是可以放寬的。」

2021年11月27日
倫敦國王學院 NIHR 學術臨床講師娜塔莉.麥克德莫(Nathalie MacDermott)博士

「基於該變異株過去 48 小時內在非洲南部迅速傳播,加上一些歐洲鄰國出現病例的消息,國內檢測到兩個 Omicron 變異株確診案例其實並不意外。雖說我們絕對不該草率決定禁止來自嚴重受影響國家的航班,但在短時間內,這樣做可以爭取時間,讓我們能更加瞭解這個新變異株所構成的威脅,並確保針對自紅色名單國家入境的旅客,實行強而有力的方法辨識有接觸史的人並加以追蹤。

「政府於第二日決定重新要求所有從國外入境英國的旅客進行 PCR 檢驗,並在得到陰性檢驗結果前進行自我隔離。雖然該措施使旅客感到沮喪,但對於快速辨識 Omicron 感染者、實施迅速隔離,和追蹤接觸者足跡以限制該變異株在英國國內的傳播是非常重要的。我支持要求民眾在大眾交通運輸工具和商店佩戴口罩的決定,雖然目前還沒有要求民眾在其他環境中佩戴口罩,但是英國大眾和非親密家人或友人在室內聚會時,若能考慮時時佩戴口罩將是明智之舉。」

2021年11月27日
臨床病毒學網路成員理察.泰德(Richard Tedder)教授

「我認為首相和他的同事今天下午的簡報是平衡且和恰當的。我們對 Omicron 的了解還不夠多,無法得知疫苗的防護力,不論是降低感染風險,還是感染時減少疾病的風險。

「發現這個變異株應該有助於加強每個人採取基本防護措施的觀念,即避免不必要的密切接觸,並採取明智的預防措施,例如在公共場所(包括交通工具和商店)持續佩戴口罩。以我個人所知,在大眾交通運輸上持續戴口罩的人顯然很少。

「一個未獲解答的擔憂是這個變異株會不會除去任何程度的自然免疫保護。我擔心的是,SARS-COV-2 感染產生的抗體濃度和抗體的本質可能無法防止二次感染。抗體濃度的顯著上升和抗體與病毒蛋白反應親和力的增加證實了這一點,當康復者隨後接受疫苗免疫時,兩者都會發生變化。這表示單劑疫苗可以大幅提升對感染的天然抗體依賴性免疫。『JCVI 應牢記這些觀察結果,尤其是對於帶有多個序列變化的新興病毒,這些變化可能會使天然抗體的保護無效。』」

2021年11月27日
劍橋大學皇家工程學院客座教授尚.費茲傑羅(Shaun Fitzgerald)博士

「有很多關於進一步限制的討論,這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某些非限制的措施其實可以提供很多幫助。這些措施包括定期自我檢測、接種疫苗或追加劑、洗手,即使在非強制戴口罩的室內也戴著口罩,以及通風(打開窗戶)。如果我們能做到上述所有措施,便可減少傳播……並降低實施更多限制的風險。

「我們需要與這種病毒共存,因此盡可能減少傳播的機會是明智之舉。

「英國出現 Omicron 病例的消息表示採取實際行動來嘗試降低傳播率變得更加重要。天氣很冷,而且可能會變得更冷,但我們仍然需要保持通風,不過這並不表示要受凍。讓我們的室內空間通風很重要,這樣它們就不會成為這種病毒的溫床。但我們必須確保室內夠溫暖,否則我們將不得不處理其他健康問題。

「如果我們能夠避免通風不良、悶熱的房間,我們便往前邁進了一大步。讓我們打開上層的窗戶好呼吸新鮮空氣,尤其是有其他人在場的時候,更重要的是可以防止病毒顆粒累積至高濃度的潛在可能。

最後,讓我們記住其他措施,例如定期檢測、洗手和戴口罩。」

2021年11月27日
倫敦帝國理工學院實驗醫學教授彼得.歐本蕭(Peter Openshaw)教授

「消息出來的速度意想不到的快。毋需驚慌,但我們確實需要做好準備並迅速採取行動。最好能夠快速行動,同時準備好因應新訊息而改變策略。旅遊限制可能可以減緩確診案例增加的速度,並爭取時間來確認有關嚴重性、免疫逃脫、傳播性,以及對治療和預防的敏感性等重要事實。

「Omicron 有 50 個突變,其中 30 個在 S 蛋白上,其中一半在受體結合區域(RBD,是由3萬個鹼基對的基因,編碼成1萬個胺基酸所組成)。南非的病例數在 3 天內翻了三倍,達到 2,828 例。部分原因可能是因為密集檢測,但也可能是因為它的傳播率是 Delta的兩倍(R=2),翻倍時間約為 4.8 天。南非目前正進入夏季,Delta 的增加率很低,所以很難說 Omicron 是否會與 Delta 競爭。

「600 人抵達史基浦機場,其中 60 人檢測結果呈陽性的新聞令人矚目:這表示感染率為 10%,但為什麼在離開南非時沒有發現感染?離境檢驗難道是假的嗎?抵達時的檢驗是否有問題?

「我們需要掌握許多關鍵訊息:側流抗原檢測是否有效?它引起的疾病有多嚴重?有媒體報導稱沒有人接受住院治療。如果這能得到證實,將令人非常放心。

「無論有沒有這個新變異株,Delta 已經在歐洲許多地區造成危機。而且仍持續在英國造成大量疾病和死亡,尤其是那些沒有接種疫苗或對疫苗沒有反應的人。正如艾瑪.霍德克羅夫特( Dr Emma Hodcroft )博士所言:『這個變異株就如同火花,不應分散我們的注意力,因為我們早已身處燃燒的房子裡。』」

2021年11月27日
華威大學華威醫學院病毒學家兼分子腫瘤學教授勞倫斯.楊( Lawrence Young)教授

「不意外,一旦確定了一種變異株,特別是一種可能更具傳染性的變異株,它就會傳播到少數幾個原始病例和國家之外。在這個階段,盡一切努力減緩和限制 Omicron 的傳播是很重要的。這表示限制來自該變異株流行的國家的旅客,並實施強大的檢測和追追蹤制度來辨識受感染的個體及其接觸者,然後確保他們被隔離。在英國發現的這兩個與南非旅行有關的案例顯示,檢測和透過入境旅客追蹤表格所進行的追踪系統發揮了作用。

「我們確實需要正確看待 Omicron 的這種情況。我們目前每天新增的 Delta 病例數非常高,遠高於南非感染 Omicron 的病例數。很有可能現有的疫苗可以預防 Omicron 引發嚴重疾病,就像它們預防先前所有變異株那樣。但這一切都凸顯了保持警惕的必要性,因為大流行尚未結束。

「增加包括注射追加劑在內的疫苗、鼓勵更廣泛地使用口罩、限制在通風不良的空間內舉行大型集會,這些都是保護人群、確保 NHS 不會不堪重負,和聖誕節慶祝活動不會受到干擾的重要方法。」

版權聲明

本文歡迎媒體轉載使用,惟需附上資料來源,請註明台灣科技媒體中心。
若有採訪需求或其他合作事宜,請聯絡媒體公關:

曾雨涵

haharain331@rsprc.ntu.edu.tw
02-3366-3366#559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