議題背景:

近日臉書出現一篇貼文,指出透過Windy天氣預測系統觀測一氧化碳濃度圖層,可以發現中國一氧化碳濃度,竟比巴西亞馬遜森林大火以及澳洲森林大火還高出許多。由於該貼文僅比較一氧化碳濃度高低,來做為判定空氣污染影響高低的依據,因此特別邀請專家針對此篇貼文內容進行回應。

中國空氣污染大於澳洲森林大火專家意見

專家意見:

1. Windy這個天氣預測系統是否能作為評估空氣污染的工具?

中央大學環工所特聘教授 李崇德
可以參考,但不應視為唯一評估工具。

2. 一氧化碳濃度高是否可以代表該地區空氣污染嚴重?

中央大學環工所特聘教授 李崇德
一氧化碳(Carbon monoxide,CO)來自燃燒,若當地有持續燃燒現象,應該可以判讀是空氣污染現象。

3. 澳洲在Windy系統上出現一氧化碳濃度高的紅黑區塊,是否是因為近期森林大火造成的?

中央大學環工所特聘教授 李崇德
森林大火的確會造成CO高濃度。

4. 澳洲森林大火持續延燒除了會產生一氧化碳之外,是否還會有其他的空氣汙染危害?

中央大學環工所特聘教授 李崇德
除了產生CO外,微粒如PM2.5、碳氫化合物、氮氧化物都會因為森林大火而濃度增高。

5. 在Windy系統上中國一氧化碳濃度高的原因為何?為何污染物無法擴散稀釋至大氣層?

中央大學環工所特聘教授 李崇德
中國CO濃度高的原因不明,理論上有燃燒現象都會因為燃燒不完全而排放CO,所以全世界都會有CO濃度,都會區會是一個個熱點,但CO會因為環境通風良好(例如:大氣混合層高、風速大)而擴散稀釋,如果環境通風不好,就會持續累積;另外,CO濃度圖層的分級也是一個關鍵點,高、低濃度顏色分界點的選擇會影響視覺。

6. Windy天氣預測系統所顯現的數據是實際取得各地監測站的資料嗎?還是是模擬出來的結果?

新興科技媒體中心助理研究員 李家安
Windy天氣預測系統所使用的預報模型資料是由歐洲中期天氣預報中心(European Centre for Medium-Range Weather Forecasts,ECMWF)以及全球預報系統(Global Forecast System,GFS)所提供。歐洲中期天氣預報中心是一個獨立的國際組織,該組織不僅是研究單位,同時也提供天氣預報服務(空氣品質分析、大氣成分監測、氣候監測、海洋環流分析、、水文預報、火災風險預測)[1]。該組織有22個成員國以及12個合作國,歐洲中期天氣預報中心也被聯合國世界氣象組織(World Meteorological Organization)指定為世界氣象中心之一[2]。全球預報系統是由美國國家環境預測中心(National Centers for Environment Prediction,NCEP)所製作的天氣預報模型。該模型透過觀測溫度、風、降雨,以及土壤濕度和大氣臭氧濃度等數值來預測天氣,目前可以預測到未來16天的天氣[3]。故Windy應是綜合許多資料模擬出來的結果。

7. 一氧化碳濃度的高低是否能做為判定空污嚴重與否的標準?

中央大學環工所特聘教授 李崇德
嚴重空污通常會以PM2.5 (如:霧霾)或是PM10 (有沙塵暴時)來判定,主要是會有視覺效應,當然如果二氧化氮(nitrogen dioxide,NO2)濃度高也會看到雲層帶有紅棕色。車輛尾氣和大規模生物質燃燒的確會排放一氧化碳,但通常較不易引起人們重視,因為看不到。總的來說,就是如果有車輛和大規模生物質燃燒污染是可以用一氧化碳來呈現的。

註釋:

[1] https://www.imperial.ac.uk/mrc-global-infectious-disease-analysis/news–wuhan-coronavirus/
[2] Kong, Sungsik, Santiago J. Sánchez‐Pacheco, and Robert W. Murphy. “On the use of median‐joining networks in evolutionary biology.” Cladistics 32.6 (2016): 691-699.
[3] Faria, Nuno R., et al. “The early spread and epidemic ignition of HIV-1 in human populations.” science 346.6205 (2014): 56-61.

此篇與事實查核中心合作,刊載於事實查核報告277,報導為:【部分錯誤】網傳照片將澳洲大火時的衛星雲圖與中國對照,暗示中國汙染比澳洲還嚴重?,更多專家意見請見連結,其他相關議題也歡迎引用本篇專家說法。

版權聲明

本文歡迎媒體轉載使用,惟需附上資料來源,請註明新興科技媒體中心。
若有採訪需求或其他合作事宜,請聯絡媒體公關:

曾雨涵

haharain331@rsprc.ntu.edu.tw
02-3366-3366#559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