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轉譯自:英國SMC

比利時於去(2017)年7月20日在歐盟食品和飼料類快速預警系統警告指出,荷蘭出產的雞蛋商品,檢驗出殘留超標的芬普尼(Fipronil)。緊接著歐盟各國陸續受到影響。8月20日,我國雞蛋同樣驗出芬普尼超標問題,引發國內震驚。為此,特轉譯英國SMC於事發當時邀請專家所進行之回應:

AUGUST 8, 2017

Prof Chris Elliott, Chair of Food Safety, Queen’s University Belfast, said:
沒有證據可以證明遭芬普尼污染的雞蛋會以任何一種形式影響人體健康。
有消息指出這可能是一個食品詐欺事件-目前整個歐洲的警方都在進行調查。它影響的規模正不斷擴大中,甚至在事件結束之前有可能擴及許多歐洲的國家。
此事件有可能會成為歷史上最大的雞蛋召回事件。
根據目前所得到的訊息來看,進入英國的農產品數量極少。當然這項訊息可能會隨著事件的不斷擴大、可得訊息增加而有所改變。
芬普尼是一種殺蟲劑,而芬普尼的誤用似乎有經過完整的規劃與策劃,且持續了一段時間。事實上,整個歐洲都有規定芬普尼不該被使用在任何會產出食物的動物身上。

AUGUST 10, 2017

Prof Chris Elliott, Chair of Food Safety, Queen’s University Belfast, said:
芬普尼事件持續延燒,有越來越多的農場、家畜和國家都受到影響。
我預估將來會出現更多的消息。儘管沒有任何證據顯示英國的禽類養殖業有任何的過失,但此事件對英國的影響仍然有越來越大的趨勢。
目前由歐洲進口的700,000顆遭污染的雞蛋,已被預防性的下架。英國FSA在歐洲相對應的單位將會陸續把更多的訊息傳遞給FSA,屆時FSA將可能需要擴大這些食品的召回。目前人體因為攝取這些食物而被感染疾病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Prof Alan Boobis, Professor of Biochemical Pharmacology, Imperial College London, said:
英國的加工蛋製品被發現含有芬普尼,然而即使是目前已檢出的最高劑量,每天食用一至兩顆含有芬普尼雞蛋的食品,仍不會超過EFSA所認定的可容許劑量。
即使刻意食用比目前已知最高劑量還要高出一萬倍的劑量,該個體也不會有生命危險,且不會受到長期的傷害。
EFSA和FSA正仔細觀察整個情況。根據已發現的污染程度以及送達英國市場的雞蛋數量,消費者沒有理由擔心。

Dr Michael Walker, a food standards consultant and expert to the Elliott Review, said:
我認同FSA採取的預防性措施,通過撤回某些使用完整帶殼雞蛋的產品來保護消費者和負責任的企業,例如三明治中使用可能受到芬普尼事件影響的水煮蛋。我對風險評估人員的問題是:已經採取了哪些措施來確保廣泛被應用於烘焙食品中的液體蛋製品沒有被牽連?如果有採取的話,他們正在進行的測試是否有廣泛到足以發現所有問題?

AUGUST 17, 2017

Prof. Chris Elliott, Chair of Food Safety, Queen’s University Belfast, said:
芬普尼事件不僅在歐洲,也在世界各地持續延燒。英國所召回的名單,必須根據FSA所收到的荷蘭進入英國食品系統後抵達何處之訊息來進行。這些產品在食品安全的面向上並沒有風險,召回的主因是由於其違反歐盟法律的技術性規定。這次的事件也體現了當今食品供應體系的複雜性,其呈現了追蹤含有污染成分的食品是一件多麼困難的事。

Prof. Alan Boobis, Professor of Biochemical Pharmacology, Imperial College London, said:
英國的一些加工食品所含的雞蛋中被發現含有芬普尼。但是,即使是已經發現的最高濃度,經常食用含蛋食品的消費者仍然不會超過EFSA認為可接受的濃度。
即使刻意食用比目前已知最高劑量還要高出幾千倍的劑量,該個體也不會有生命危險,且不會受到長期的傷害。
EFSA和FSA正仔細觀察整個情況。根據已發現的污染程度以及送達英國市場的雞蛋數量,消費者沒有理由擔心。

Dr Crispin Halsall, Reader in Environmental Chemistry, Lancaster University, said:
正確地說,使用非處方跳蚤藥的狗主人比食用含蛋食品的消費者更容易接觸到芬普尼,特別是如果飼主在使用後不遵守預防措施和洗手的話。

利益聲明

Prof Chris Elliott:沒有利益聲明。

Prof. Alan Boobis:
芬普尼對我來說沒有任何的經濟利益。我參與了一些風險評估的合作項目,包括ILSI HESI, ILSI Europe, WHO IPCS,但這項工作沒有任何的報酬。我同時也是英國毒性委員會(Committee on Toxicity)的主席,以及WHO/FAO JECFA和JMPR的會員,之前曾持續進行芬普尼之審查。

Dr Michael Walker:
這裡所表達的觀點為我個人的觀點,並不代表LGC的官方觀點。

Dr Crispin Halsall:
我沒有任何的相關利益可以聲明,也沒有從動物製藥公司或任何製藥公司獲得資金。

版權聲明

本文歡迎媒體轉載使用,惟需附上資料來源,請註明新興科技媒體中心。
若有採訪需求或其他合作事宜,請聯絡媒體公關:

曾雨涵

haharain331@rsprc.ntu.edu.tw
02-3366-3366#559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