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篇報導與工商時報合作,並刊載於〈科學家新視野專欄-COVAX將是檢驗公私部門合作開發疫苗的試金石

文/倫敦大學學院精神醫學博士候選人鄭凱元醫師

有人說,如果你是一隻新冠病毒,今年年底想必不太好過,因為各大疫苗廠相繼傳出捷報。疫情爆發至今短短一年,竟然已有數支疫苗得以開始施打,這樣的開發速度堪稱史無前例。

然而世界銀行前任副總裁伊衛拉(Ngozi Okonjo-Iweala)警告,開發疫苗僅是第一步,後續如何量產疫苗且確實的公平派發才是更大的挑戰。

最近因為台灣加入而獲得關注的「新冠疫苗全球取得機制」(COVAX Facility),便是用來解決上述的問題。本文將淺談COVAX的運作宗旨及其可能面臨的問題。

COVAX機制並非史無前例

COVAX是為了解決生醫研發的舊課題:市場機制的失靈。藥廠因為預期有些藥物或疫苗獲利較低,可能不願意投入研發、在產品開發成功之後訂定高售價,或不願提升產量以因應疫情需求等。而COVAX的解決方式是,COVAX代表許多國家一起向藥廠提出「預先市場承諾」(Advance Market Commitment),透過富裕國在疫苗開發前先提供資金給藥廠,優先確保獲利,讓藥廠願意開發生產疫苗,同時也整合各國的需求來爭取較低的購買價格。

這個如同「團購」的機制是「全球疫苗免疫聯盟」(Gavi, the Vaccine Alliance)的「招牌」之一。全球疫苗免疫聯盟成立於2000年,旨在透過「預先市場承諾」這種公私夥伴關係(public-private partnership)的策略,促進貧窮國家的疫苗接種率。在2009年,此聯盟首次嘗試促進結合型肺炎鏈球菌疫苗的開發。有研究顯示「預先市場承諾」確實爭取到更低價格的鏈球菌疫苗[2]。在2016年,全球疫苗免疫聯盟以相同策略促成全球第一支伊波拉病毒疫苗的發展。

對於「預先市場承諾」的批評和COVAX的潛在問題

然而「預先市場承諾」機制卻也稱不上完美,以鏈球菌疫苗為例,計畫發起時,兩支疫苗其實都已進入第三期臨床試驗,難謂有達成促進研發的初衷。而全球疫苗免疫聯盟快速選擇與兩家大藥廠簽約,也遭致壟斷的批評[3]。另外也有學者批評聯盟的議價能力,認為它談定的採購價格仍然過高[4]。
伊波拉疫苗專案則暴露了「預先市場承諾」的其他問題。這支疫苗最初是由加拿大政府的公共衛生局開發,之後授權到默克藥廠。當全球疫苗免疫聯盟啟動伊波拉疫苗的「預先市場承諾」,五百萬美元的專案預算就支付給默克藥廠[5]。學者指出聯盟這種以企業為資助對象的模式,抹煞了公部門在生醫研發中扮演的重要角色,形塑了一種全球衛生的假象,並讓企業成為不平衡獲利的對象[6]。

2020年6月,長期關注疫苗公平分配的「無國界醫生組織」回顧了鏈球菌預先市場承諾的缺失,並對當時剛上路的COVAX提出建議[7],包括指出聯盟與藥廠間的資訊不對等限制了議價能力,指出藥廠應更透明化研發成本與獲益比,並要求技術移轉、強化市場競爭、避免寡占等。他們甚至呼籲因為許多政府都投入大量公部門資源協助新冠疫苗開發,藥廠應該以成本價供應疫苗[8]。

全球疫情當前,我們會把疫苗開發想像成人與疾病間的軍備競爭,但它同時也是人類社會內部不同意識形態的拉扯。雖然COVAX有多家藥廠參與,部分藥廠也已做出減少獲利的承諾,但現況仍然面臨嚴峻的定價落差和透明度等藥物市場的老問題。當嬌生藥廠宣布將以每劑約10美元的成本價出售疫苗時,莫德納公司(Moderna)則打算定價每劑20美元以上,雖然不同技術會影響研發成本,但在促進疫苗以史無前例的速度開發出來之餘,COVAX是否能吸取過往經驗,更積極有效地介入定價、維持價格、確保公平分配與公私部門間適當的本利分擔,將會是檢驗這個機制是否真正成功的重要判準。

註解:

[1] Okonjo-Iweala, Ngozi (2020). “Finding a Vaccine Is Only the First Step.” Retrieval Date: 2020/11/23.

[2] Kremer, Michael, Jonathan Levin, and Christopher M. Snyder. (2011). Advance Market Commitments: Insights from Theory and Experience. AEA Papers and Proceedings. Vol. 110.

[3] MSF Access Campaign. (2020). Analysis and Critique of the Advance Market Commitment (AMC) for Pneumococcal Conjugate Vaccines. Retrieval Date: 2020/11/23.

[4] Light, D. W. (2011). Saving the pneumococcal AMC and GAVI.

[5] Hayden, E. C. (2016). Unusual deal ensures Ebola vaccine supply. Nature.

[6] Graham, J. E. (2019). Ebola vaccine innovation: a case study of pseudoscapes in global health. Critical Public Health, 29(4), 401-412.

[7] 同[3]
[8] McInnes, Colin, et al. (2014). The Transformation of Global Health Governance. New York: Springer.

版權聲明

本文歡迎媒體轉載使用,惟需附上資料來源,請註明新興科技媒體中心。
若有採訪需求或其他合作事宜,請聯絡媒體公關:

曾雨涵

haharain331@rsprc.ntu.edu.tw
02-3366-3366#55925